去讀讀小説網 > 無敵六皇子 > 第519章 方向錯了
  伽遙很痛苦。

  但,云錚卻很冷漠。

  裝吧!

  我看你能裝多久!

  妙音狐疑的看了伽遙一陣,湊到云錚耳邊低語道:“她這失憶不太像是裝的啊!搞不好,她真是受到太大的刺激失憶了……”

  “這女人詭計多端,別輕信她。”

  云錚輕輕搖頭,又淡淡的看向伽遙,“行了,別裝了!如果你真覺得我的條件讓你沒法接受,那你就走吧!我保證不攔著你!”

  “夫君?你不要伽遙了嗎?”

  伽遙猛然抬起頭,可憐巴巴的看向云錚,“伽遙不要跟夫君分開!”

  “沒完沒了是吧?”

  云錚的臉色驟然垮下來,“要不要我先殺幾個你們的人,幫你恢復一下記憶?”

  媽蛋!

  這女人裝得還挺像的!

  要不是他知道伽遙詭計多端,他恐怕還真就信了!

  見云錚的臉色不好,伽遙頓時怯生生的看著云錚,再次可憐巴巴的哀求:“夫君,你別拋下伽遙好不好?夫君……”

  伽遙軟語相求,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。

  看到伽遙這模樣,聞訊而來的秦七虎等人都徹底懵逼了。

  這小倆口,鬧啥呢?

  伽遙咋又失憶了呢?

  真被云錚刺激瘋了啊?

  接下來,云錚絞盡腦汁的試探伽遙。

  然而,伽遙仿佛就像是真的失憶一般。

  她忘了她的身份,也不知道云錚的身份。

  她只知道,云錚是她的夫君,只知道她自己叫伽遙。

  其余的,她一概不知。

  幾番試探下來,云錚自己都被搞得不勝其煩。

  不過,他依然堅信,伽遙是在裝失憶。

  只能說,這女人的演技有點好,他多番試探,伽遙都沒有露出破綻。

  幾番試探無果,云錚徹底失去耐心,“跟我來!”

  說著,云錚直接往帳篷走去。

  喜歡裝是吧?

  真特么當我是正人君子?

  伽遙怯生生的看云錚一眼,跟著云錚走進帳篷。

  妙音擔心云錚的安全,也跟著走進去。

  秦七虎剛要傻呵呵的跟上,卻被妙音攔住,“你就別湊熱鬧了!”

  秦七虎:“我看看他們要干什么,他們這一天天的……”

  秦七虎還沒說完,就被童罡拉住。

  待童罡附在秦七虎耳邊低語兩句,秦七虎瞬間打消跟進去的念頭,只是一臉詭異的看向帳篷,心中暗暗好奇,他倆不會要在這里洞房吧?

  帳篷里面,云錚一臉玩味的看著伽遙。

  “脫吧!”

  云錚開門見山。

  “夫君……”

  伽遙臉上瞬間涌起一片紅霞,滿臉羞澀的看著云錚。

  “在夫君面前有什么好害羞的呢?”

  云錚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。

  他不知道伽遙這么聰明的人,為何會做這么幼稚的事。

  她要是跳個崖或者墜馬磕到腦袋啥的,他有可能還相信伽遙失憶了。

  吐口血就失憶了?

  當自己是三歲小孩呢?

  伽遙羞得不行,但還是強忍心中的羞意,緩緩的解自己的衣衫。

  這時候,妙音走進來。

  看到妙音,伽遙心中一慌,猶如受驚的小鹿一樣,趕緊停下手中的動作。

  “沒事兒!”

  云錚擺擺手,“你們是姐妹,以后都要一起服侍夫君,沒什么好害羞的。”

  妙音聞言,不禁挪動到云錚身邊,悄悄的擰云錚一把。

  這個混蛋!

  一點也不害臊!

  伽遙滿臉通紅的看兩人一眼,猶豫半天,再次動手,緩緩的解開自己的衣衫。

  妙音有些不好意思,沒去看伽遙,只是低頭看著地面。

  云錚卻是一臉風輕云淡,就這么直勾勾的盯著伽遙。

  伽遙不好意思去看云錚,只是埋頭解著自己的衣服。

  在云錚的注視下,伽遙的衣衫緩緩解開,只留下一件褻衣。

  云錚心中猛然一跳。

  靠!

  這女人不會真的失憶了吧?

  “繼續。”

  云錚不動聲色,繼續盯著伽遙看。

  伽遙埋著腦袋,緩緩的解開褻衣。

  就在伽遙拉開褻衣的剎那,云錚猛然轉過身去。

  雖然他很想看,但在這一刻,他心中的天使還是戰勝了魔鬼。

  如果伽遙真的失憶了,這對她來說,確實太殘忍了些。

  他承認自己好色。

  但對有些人可以色,對有些人,不能太色。

  看到云錚的動作,妙音趕緊上前,撿起伽遙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幫她披上。

  “云錚,看來你并沒有你說的那么無恥。”

  就在此時,伽遙卻突然開口了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妙音猛然一驚,正在給伽遙披衣服的手也猛然一僵,“你真是裝的?”

  “這不很明顯么?”

  伽遙迅速將褻衣穿好,又趕緊的看妙音一眼,“謝謝。”

  妙音眉頭緊皺,迅速從伽遙身邊離開,滿是疑惑的看著伽遙。

  云錚背對著伽遙,心中也同樣充滿疑惑。

  這女人什么情況?

  自己本來都快要相信她真的失憶了,她竟然主動承認是裝的?

  那她鬧這么一出又有什么意義呢?

  “云錚,你不是很聰明么?”

  伽遙臉上難得的露出勝利者一般的笑容,“你昨天問了我一個問題,我今天也問你一個問題!你猜,我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

  “美人計么?”

  云錚轉過身來。

  此刻,伽遙已經基本將衣服穿好。

  “也算吧!”

  伽遙輕輕點頭,滿臉悲涼的說:“不過,我的主要目的是要告訴你,雖然我很恨你,但只要你放棄你那些條件,我可以裝作什么都沒發生,給你生兒育女!不會讓你看出破綻,也不會讓你有任何的不適,就像……真正失憶一般!”

  聽著伽遙的話,云錚和妙音不禁面面相覷。

  這是什么邏輯?

  她鬧這么一出,就為了證明她可以裝作什么都不知道?

  無聊還是幼稚?

  亦或是,被刺激多了,腦袋燒糊涂了?

  “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有病?”

  伽遙稍稍整理一下衣衫,面色平靜的詢問。

  “是!”

  兩人同時點頭。

  嗯,很認真的那種。

  “我沒病,相反,我還好得很。”

  伽遙的目光落在云錚身上,“我昨晚仔細的想了想,你說的最無恥的方法,卻是最好的解決我的北桓的問題的方法!所以,我才需要向你證明,我確實可以裝作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一味的順從你,哪怕,你把我當成玩物……”

  伽遙仿佛認命,拋棄了所有的尊嚴和仇恨。

  只希望云錚能給北桓爭取一條活路。

  聽著伽遙的話,云錚和妙音再次面面相覷。

  伽遙好像是想通了。

  但……

  這方向好像錯了……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