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讀讀小説網 > 退婚后,厲總私下跪地求親親 > 第275章 對著南喬潑硫酸
  厲夜寒哭笑不得,同時又覺得厲老爺子說的很對。

  他的眼光確實很好,喬喬也確實很好。

  兩個人說到了南喬,氣氛也緩和了不少。

  “夜寒,你能娶到喬喬,該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。夜寒啊,你不用管厲天鴻想做什么,你好好想想什么時候能把喬喬娶回家。”

  厲老爺子欣賞南喬的處事手段,不會拖泥帶水。

  “爺爺,我明白。”

  厲夜寒掛了電話,這才意識到,整件事情就是厲野在搞鬼。

  關心則亂,他竟然忘記厲野是一個沒有牙齒的怪物。

  看似無害,實際上惡毒到了極點。

  厲夜寒拿著手機,發了一條消息,心靜如水。

  ……

  周靜雅睜開眼睛,嚇了一跳。

  劉艷芳坐在她的床邊,眼睛一直盯著她,給周靜雅嚇得不輕。

  “媽,你怎么了,大早上坐在我的床邊,有什么事情嗎。”

  人嚇人,能嚇死人啊!

  劉艷芳笑道;“小雅啊,媽媽做了你愛吃的燒麥,起來吃飯吧。”

  周靜雅總覺得劉艷芳哪里不太對,仿佛吃斷頭飯一樣。

  周靜雅起床,洗漱完畢換了衣服出去。

  劉艷芳做了很多好吃的,見她出來,喜笑顏開:“小雅,快來吃飯。”

  周靜雅坐下來,素面朝天的她,皮膚有些黑。

  劉艷芳也沒化妝,蒼老了好幾歲。

  “媽,你沒事吧?有事情你可一定要告訴我,我們一起商量。”

  劉艷芳搖搖頭,給周靜雅倒了一杯豆漿:“小雅,媽沒事。好不容易把你找回家,媽很開心。我們在一起把日子過好,比什么都強。”

  劉艷芳沒吃飯,絮絮叨叨的說道:“小雅啊,我給你買了機票,你坐飛機去找你弟弟。我跟你弟弟聯系好了,你過去,有人接應你。”

  周靜雅惶恐不安;“媽,你不去嗎?”

  “去,我當然也要去。小雅,我會跟你一起出國,離開這個是非之地。”

  周靜雅松了一口氣,面露微笑,也給劉艷芳倒了一杯豆漿。

  “媽媽,你也喝豆漿。你愛喝甜豆漿,我放點糖。”

  兩個人一起吃飯,談笑風生。

  吃過了飯,劉艷芳出去了,周靜雅愉快的收拾行李。

  ……

  南喬在公司忙碌了一天,剛從公司出來,接到了劉艷芳的電話。

  “南喬,我有話跟你說,你如果不來,我每天都去你的公司門口找你。”

  南喬嗤聲一笑:“怎么?威脅我?你覺得我怕你嗎?”

  劉艷芳聲音低了幾個度,對她說道;“南喬,我知道當初把你們三個孩子換了的人是誰。”

  南喬一怔,還是不愿意相信。

  劉艷芳又說道;“當初我看到了,我也知道那個人的樣子。信不信由你,我在你公司對面的餐廳等你。”

  南喬緊皺眉頭,劉艷芳已經掛了電話。

  思量再三,南喬還是決定過去看看。

  ……

  南喬走進咖啡廳,按照劉艷芳說的包廂走進去。

  南喬保持警惕,沒有用手推開門,而是拿著一把雨傘,用傘柄開門。

  沒有看到陷阱,南喬將雨傘放在門口,緩緩地走進去。

  劉艷芳端著一杯咖啡在喝,見南喬走進來,她的臉上波瀾不驚,看不透她的情緒。

  南喬觀察四周,這才坐在對面的椅子上。

  “說吧。”南喬冷漠出聲。

  劉艷芳笑了,放下咖啡杯:“南喬,我真的沒想到,你會是首富之女。”

  “你想不到的東西還挺多,要不要我一一說明。”南喬又道:“還是不說了,萬一你被刺激的暈死在這里怎么辦?”

  劉艷芳咬牙切齒,牙尖嘴利的南喬,總是能想辦法氣死她。

  “劉艷芳女士,有什么話快說,這是我最后一次來見你。”

  劉艷芳冷聲說道:“這也是我最后一次見你!”

  南喬挑眉:“那就好。”

  劉艷芳望著南喬;“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也行,給我轉一千萬。”

  南喬輕笑道;“你覺得我會給你嗎?一千萬,你敲詐啊!你說的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都不知道,你覺得我會給你一千萬嗎?你不說消息,那就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,我挺忙的。”

  劉艷芳伸手握住了不是透明的水壺,看著南喬,笑著說道:“行,我可以先給你說一說……”

  劉艷芳的眼神忽然變得兇狠,水壺朝著南喬潑去。

  早有準備的南喬,腳下抵著桌腿,迅速從桌子跟椅子中間閃身而過,沒有被潑中。

  劉艷芳不死心,拿著水壺,繼續朝著南喬潑硫酸。

  南喬冷聲一笑:“劉艷芳,你真是想死了。”

  劉艷芳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南喬,你這個死丫頭。你毀了我的生活,我就毀了你,我們誰也別想好過!”

  南喬躲避,抓起包廂里的花瓶,對著劉艷芳砸過去。

  劉艷芳剛要躲避,南喬拿起另一個擺件扔向劉艷芳的腿。

  劉艷芳吃痛,倒在地上,水壺里的硫酸潑在她的另一條腿上,疼的劉艷芳嗷嗷直叫。

  劉艷芳滿頭大汗,瞪著南喬,怒聲喊道;“南喬,你逃不掉了!”

  南喬站在門口,指著門口的那把傘說道;“這里有一個微型的攝像頭,已經記錄剛剛發生的事情。劉艷芳,你逃不掉了,警察正在過來的路上。”

  南喬剛說完,警察趕到。

  南喬說道;“劉艷芳殺人未遂,把她抓起來。”

  一名警察撥打電話尋求支援,另一名警察對南喬說道:“女士,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,做個筆錄。”

  南喬點頭,劉艷芳被控制住。

  南喬跟著警察走到外面,警車停在門口,餐廳里的顧客只有三個人。

  三個人恐懼的看著警察,嚇得不輕。

  “女士,請上車隨我們一起回警局,我們給你做個筆錄。”

  南喬看了一眼警察,又看著車。

  她剛想走,一名警察開門,另一名警察走過來給她推進去。

  警車內的司機鎖門,開著南喬飛速行駛。

  南喬坐在后面,車門被鎖死,無法下車。

  南喬盯著前面開車的人,眉頭緊皺;“白雨柔派你來的?”

  司機沒吭聲,南喬摸了摸她的手鐲,眼中泛著殺意;“說,是誰派你來的。不說,死路一條!”

  司機壞壞一笑:“死路一條的人,是你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