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讀讀小説網 > 七零嬌嬌女把糙漢老公撩到吐血 > 第884章 救他的人
  明珠笑著舉起手:“我同意,歲歲你放心,你背后永遠都有我們,所以不管你喜歡誰,只要是你心之所向,我都支持你。”

  江歲紅著眼眶,對明珠點了點頭,可她也希望得到大哥的支持,便又將視線落到了江祁的臉上:“哥……”

  江祁看著她,無奈的嘆了口氣:“行了,我今天就不該找你堂哥兩口子來幫忙,我也反水了,你堂哥他們說的對,你背后畢竟還有我們,想必那康誠之要混不出天去,你想怎么樣,就怎么樣吧,受了委屈,回家來就是了。”

  江歲感覺一顆懸著心,稍微落下了幾分。

  大哥能夠同意,爸媽那邊慢慢來,他們總會接受康誠之的,至于外界的流言蜚語,她不是很在乎。

  “謝謝大哥。”

  “誰要你的謝?下次,讓康誠之出來給我倒酒,賠禮道歉,不然以后在江家,可別指望我給他好臉色看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還有,劉曉冉的問題你想過嗎?她現在已經狗急跳墻了,為了博得一個未來,誰知道她會做到什么程度?”

  明珠點頭:“這也是我唯一對康誠之不滿意的地方,我雖然支持你的感情,但現在還不支持他這個人,如果他連自己放下的感情都處理不好,的確沒資格跟你在一起,在他解決掉這問題之前,你先不必答應他的追求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已經跟他說過了,他不把跟劉曉冉的關系解決清楚,我是不會跟他在一起的。康誠之今天上午也去找過他哥,他們倆已經想好了對策。”

  明珠好奇:“什么對策?”

  江歲也沒隱瞞:“康憬之說,他會找劉曉冉談一談,劉曉冉不是一直用救命之恩拿捏康誠之嘛,那他就出錢,一次性買斷她口中所謂的恩情,并立下合約。”

  明珠蹙眉,就劉曉冉那種人,還給她錢?

  這兄弟倆平常做事不是挺有手段的嘛,怎么如今這點小事就處理的這么費勁?

  江鐸隨口道:“在劉曉冉的立場,嫁給康誠之的好處,可比拿到一筆錢離開好太多了,他們兄弟倆憑什么認為,劉曉冉會妥協?”

  江歲道:“康憬之說,如果劉曉冉不妥協,就用點非常手段,不光錢她別想拿,自由也別想要了。至于他要用什么非常手段,康誠之也沒說。”

  江祁與江鐸對視了一眼,兩人倒是沒再說什么。

  既然康憬之打算出面,他們就不管了,以康憬之的能力,想往死里收拾一個人,還是戳戳有余的。

  倒是明珠嘟囔:“這人也真行,有手段不早用,非給這劉曉冉蹦跶的機會,煩不煩。”

  江歲安撫:“小嫂子你不用生氣,誰也沒想到,她當初離開康誠之的時候那么有骨氣,還那么嫌棄康誠之,在被趕出家屬院后,也安靜了那么久,結果最后卻竟又回頭去找康誠之。

  再者,劉曉冉對康誠之到底是有救命之恩的,他們那會不想把人趕盡殺絕也是應該的,總不能恩將仇報吧。”

  明珠不屑的撇了撇嘴,“說起來,當年劉曉冉若沒有在去往廊市的路上救下康誠之,估計她家早就完蛋了,她也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見凡她知足點,不要惦記堂哥,好好跟康誠之過日子,現在都沒你什么事。”

  提起這個,江歲忽然有些敏感的疑惑道:“嫂子,你說,劉曉冉是在去廊市的路上救下的康誠之?”

  明珠看向三人,之前康憬之說,劉曉冉救人后,不想讓康家人聲張,所以這件事,康家兩兄弟一直沒對外細說過。

  所以想來他們都不知道當初發生的事情。

  她點頭:“當初康憬之給康誠之買了輛車,康誠之開著去廊市那邊玩車,結果不小心翻進了溝里,那天路很偏,路上人不多,康誠之奄奄一息的時候,幸好劉曉冉經過,把他從車里拉了出來,送去了醫院……”

  聽到這里,江歲倏然站起身,臉上一片凝重,嚇了明珠一跳:“歲歲,怎么了?”

  “嫂子,當初康誠之開的是輛什么車?穿的是什么衣服?”

  明珠搖頭:“這我倒是不知道,這事康憬之也就跟我說了個大概,怎么了?”

  “康誠之這個蠢東西……好像被騙了。”

  明珠不明所以,江家兄弟倆也聽糊涂了,江祁問:“江歲,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哥,堂哥堂嫂,我得去見康誠之,確定一些事情,回來再跟你們詳細說。”

  她說完,也不顧得先吃晚飯,拎著包起身,就往外快步跑去。

  餐桌上的三人,都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搞蒙了,不過也都沒就多想什么,反正她一會回來,會跟他們說的。

  江歲坐上了公車,直達康誠之家那邊的公交站點,來到康誠之家。

  被司機帶進門的時候,康誠之也正在吃飯,看到江歲來,他臉上立刻揚起了歡喜的笑意,起身迎了過來:“歲歲,你怎么來了?是你哥剛剛為難你了嗎?”

  “不是,康誠之,我來問你一件事,劉曉冉是什么時候救的你?”

  康誠之不知道江歲怎么忽然問起了這個,不過還是如實的回答:“七年前的春天。”

  江歲又問:“是不是在通往廊市平縣的縣道上?”

  康誠之疑惑了一下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這事上次他哥跟江歲說的時候,都沒說的那么清楚,“劉曉冉那女人不會又去找你麻煩了吧,老子去收拾她……”

  他沖動的就要往外走,江歲一把拽住他:“你給我站住,我還沒問完,你當時是不是開著一輛黑色的轎車,穿著一件白色的的確良短袖襯衣,黑色西褲?”

  康誠之:……

  “我也不太記得當時穿著什么了,那時的衣服,也都丟掉了。”

  “那你記不記得,當時你說,你太困了想睡覺,救你的人跟你說,讓你不要怕,天塌下來,她現在也比你高,能幫你頂著?

  對方把你帶到路邊后,背不動你,所以讓你等一會,她去找車,你拉著她,說你害怕,你怕你死前見不到家里人,想讓對方幫你給你家里人捎句話。

  對方說,有信念就一定能活下去,讓你撐著點,有什么話,自己回家跟你家里人說,還說,半個小時之內,一定帶著車來送你去醫院,讓你一定要撐到最后。”

  康誠之聽著這熟悉的話語,一點點與曾經記憶里的聲音,重疊。

  有些細節,劉曉冉說她當時救人心切,說完就給忘了,但為什么歲歲卻記得這么清楚?

  他聲音帶著震顫:“歲歲,你……怎么會知道的這么詳細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